Oncogene撤回了一篇乳腺癌研究文献

  • A+
所属分类:撰写投稿

Oncogene (2015年影响因子8.459)撤回了2010年发表一篇研究乳腺癌的分子机制文献。撤回的原因是经过调查后发现,第一作者存在篡改数据的嫌疑。

Oncogene撤回了一篇乳腺癌研究文献

这篇题为「miR-661 expression in SNAI1-induced epithelial to mesenchymal transition contributes to breast cancer cell invasion by targeting Nectin-1 and StarD10 messengers」发表于 Oncogene 的2010年8月一期。根据自然出版集团的高级出版人Lucinda Haines表示,这篇文章将于6月29日撤回。虽然撤回的时间是今年,但是对此文章的调查却是始于2012年。

卢森堡大学生命科学研究学院主任Iris Behrmann对该文撤回表达了看法。

卢森堡大学进行过商议和Oncogene的主编已达成协议,同意撤回由Vetter G等人发表于Oncogene的2010年6月14号的文章。2011年秋季我们发现第一作者有篡改数据的行为,此事经卢森堡大学伦理委员会审查认为存在学术欺诈行为。卢森堡大学邀请外部的评估委员会对此事进行调查。评估委员会经过调查认为文章的伪造并不涉及全部的作者。2012年6月2日,委员会建议这篇文章必须撤回或者进行修改。根据委员会的建议本文的通讯作者与Oncogene的编委会进了联系,看是否能进行修正,去除伪造的数据,并添加新的数据。但是在提交修正版本之前,通讯作者2013年6月份生病了,并于2014年7月份从卢森堡大学离职。调查结果认为第一作者是这一学术不端事件是唯一负责人,其本人于2012年3月份离开了卢森堡大学。卢森堡大学作为学术机构请求杂志于2014年10月份撤回稿件,并对此事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非常遗憾。

我们搜索一下第一作者Guillaume Vetter,我们发现其本人在LinkedIn仍工作于卢森堡大学卫生研究学院的CRP-Santé,并且通过LinkedIn私信他并证实了此事。

在随后的一封电邮中,Behrmann 给了我们一份调查报告,但是他在给我们的报告中去除了一些作者,她在邮件中解释了这一疏忽:

我们不允许透露研究小组成员的名字的是有原因的,但是可以保证他们是3个是个知名的国际科学家,地位也很高。卢森堡之外的作者是来自3个不同的国家。同样根据相应的法律和法规我们不便透露相关的数据和信息。但是我们提供的版本中的所有信息都与本事有关。当然我们也会根据建议细节随后进行修改。

这个报告的细节可以在下载全文查看,概括起来结论是这样的。

如果文章有任何篡改数据的疑问,特别是有关结合素的数据,全部由Vetter博士一人操作,并不包括其他人,作者所留下的实验记录非常少。事实上Vetter也拒绝回答从有关其他合作都那里得到的数据的一些关键性问题。

实验室通过重复实验和收集新的数据查清这事的作法还是值得赞扬的。经过调查发现该文数据篡改主要存在于结合素(nectin)的数据上。特别建议应该注意核实图4中的数据,图5A (结合素)的数据应该修改,图5B中的数据应该修正,图5C应该重复实验验证。所有结合素数据都应该重新采集。尚无证据表明表明其它数据有伪造现象。

2012年的报告也声称

发表于Oncogene的该文应该撤回或者修正

报告同样认为其他合作作者未有数据篡改的证据

所有合作作者都不再追究责任,事实上应该称赞他人在这件事上为纠正错误所作的努力。

最后一名作者Evelyne Friederich说她早在2011年就和Oncogene杂志联系过。

最初在2011年我与Oncogene杂志联系要求撤回2010年Vetter等人发表的一篇文章,因为我了解到在文中图3D中展示的qRT-PCR数据有伪造的嫌疑。直到卢森堡大学委托的一个外部专家小组调查结果出来后该文才被撤回。这个外部专家小组建议撤回或者修正文章。该文的合作作者同意修正。那时我确信修正的内容也不会太多,但是之后我又了解到文中图5A (结合素-1) 和作者所提供的附加数据3中也有伪造数据的可能。并且第一作者不能对此有恰当的解释…后来因为我生病停止了这一修正工作。尽管卢森堡大学要求撤回了稿件,但是最近该文仍是是在线发表状态引起了我的注意。为了解决这事,我联系了Oncogene杂志再次要求撤回该文。我现在后悔的是2011年我知道该文存在数据伪造的嫌疑却没有及时撤回稿件。

Behrmann证实了Friederich的确是在生病,不幸的是正是因为生病才导致了没能及时纠正错误。

由于通讯作者长期生病而导致了稿件的修正工作。过去的一年没能再和她联系,因此也没有决定提交修正版本或者撤回稿件。Oncogene杂志编委会和自然出版集团认为是再过几个月撤回稿件是合法的正确的过程。

网友Leonid Schneider还披露了实验室的细节,以及撤回决议文件

实验室细节讲述了一些背景故事,倒数第2名作者Charles-Henri Lecellier,工作于蒙彼利埃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以前是Olivier Voinnet的实验室的博士后。Voinnet是一个知名的植物生物学家,根据实验室的消息称,Voinnet实验室因与Lecellier合作的那个稿件现在也正接受审查

根据Web of Science,这篇文章现在已被引用56次。

其实这事Guillaume Vetter应该是存在学术不端现象,但是Oncogene杂志本身在审查上也有问题。曾有就有人指出,如果杂志的编辑采纳了qPCR的MIQE标准,那么这事也不太可能发生。via

weinxin
公众号
科研动力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