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把垃圾文章成功发表的

  • A+
所属分类:撰写投稿

Johannes Bohannon 是一个细菌分子生物学博士,同时也是一个记者。他除了上述两个身份,还关注于免费获得期刊的质量。最近他又搞了一个垃圾文章「巧克力可以减肥」,当然他的目的是为了测试期刊质量,不在于发表。这篇文章成功的发表,并且多个国家多个网站媒体以头条进行报道这个研究,的确很风光。那我们来看看这位是如何把垃圾文章发表的,并且做成头条的。

我是如何把垃圾文章成功发表的

图片来源于John Bohannon博客

事情的起因

其实 Johannes Bohannon 的真名是 John。John 有一位哥们 Peter Onneken 在德国电视工作,Peter Onneken 和他的小伙伴 Diana Löbl 正在做一个有关食品伪科学的节目,现在的饮食节目太烂了,各种研究呈出不穷,但是其中花了钱做出来的研究有多少真正有用的呢?他们证明伪科学也能成为头条,因此他们就找到了 John。为什么找 John呢,因为他2013年在 Science 杂志上发表过 Who's Afraid of Peer Review,就是质疑现在期刊质量的。而且 John 还在 Wikipedia 上维护 fee-charging open access journals 词条。

正好 John 对这事也感兴趣,双方一拍即合,就开始着手干这事。

实验开始

干这事之前应当准备准备,因为节目的播出还有一段时间,他们有几个月的时间来准备和完成这事。

首先应该搞个像样的身份,因此 John 摇身一变成了 Johannes Bohannon,而且还伪造了一个单位 Institute of Diet and Health。听起来很响亮,但是其实这个单位根本不存在,仅仅是一个网站而已。

身份单位什么都有了,下一步就是制定实验计划了。要招募志愿者,Onneken 和 Löbl 的效率没得说,他们在FaceBook非死不可上轻松在招募到16个志愿都,每位150欧,为期3周。这些志愿者5男11女,年龄19-67岁。这些志愿者也知道一些细节,如这个研究是给个饮食节目做的。但是更多的细节就不知道了。

然后是具体实施人员,他们找到了一位全科医生 Gunter Frank 具体操作这项临床实验。那么巧克力该怎么选用,用哪个牌子和哪个品种?不能不说这事选 Frank 也是对了,他大手一挥,用黑巧克力!为什么呢?对于吃货来说,味道不好东西的可能对身体有益处,黑巧克力相对来说比较难吃些,苦啊!没见我书里写过吗?对,Frank 的确写过一本有关食品伪科学的书。

Frank 把志愿者随机分成了3组,1组低糖饮食,1组低糖饮食再加每天的1.5盎司的黑巧克力,剩下的一组为对照组,不改变他们原有的饮食。每天早晨称重,连续3周。实验开始前进行问卷调查,并检查一些血液指标。实验结束后再作一次问卷调查和血液检查。然后进行数据统计

数据统 计

数据统计 Onneken 找到了他的另一位朋友Alex Droste-Haars,这位是个金融分析师,让他对实验数据进行统计和修饰。不能不说金融分析师对数据的处理还是很优秀的,经常拿些什么平均工资了来忽悠我们。数据到了他的手中完全可以放心了。经过这位哥们的统计,最后发现研究组在实验期间平均减少了5磅的体重,巧克力组体重减少了10%。而对照组的体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而且统计学有显著性差异,P<0.05。甚至研究发现而且巧克力组胆固醇水平更佳,调查发现幸福感更好。

开玩笑吧,巧克力有助于减肥?而且统计学发现差异有显著性!

其实这是一个统计学的小伎俩。当样本量很小时而测量指标很多时,几乎可以保证得到一个满意的统计学结果。本次实验的样本量本有16个,但是去掉中间退出的一个,还有15个人。测量指标有多少个呢,有18个不同的测量指标:体重,胆固醇,血钠,血蛋白质,睡眠质量等等。研究样本量如果太小,可能会放大了不可控制因素的效应。举个例子,一个女士的体重可能在他月经周期出现5磅的变化,远远的大于研究组和对照组之间的体重差异。几乎没人把少于30个样本的研究当真了。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大样本人群,年龄平衡和性别平衡,我们都没有。因此该实验很有可能得到假阳性,但是这个研究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得到假阳性吗?!

还有对照组的人在吃什么,实验没有控制,鬼才知道这3周之内对照组的人吃了什么?研究人员问都问过他们。

而且志愿者的分组年龄、性别等等情况之间并不匹配,两者之间有无统计学差异还没计算。另外还牵扯到一个现在统计学问题P值篡改

多数研究人员对于P值有图腾般崇拜,追求P<0.05无止境。因为小P意味着有阳性结果,而大P值的结果是阴性结果。虽也不想做了一通实验得到的结果却是阴性。如果是阴性怎么办?那就不断的重复实验,或者去掉某些指标,最终反正我要得到小P。这就是P值篡改

文章投稿发表

实验结果出来,那就是要投稿了。如何避免避免编辑那一关,如何回避同行评审这一关呢?这是个问题,因为很多稿件到了编辑手中,就直接丢到垃圾桶里去了,即使过了编辑这一关,送外审,同行评审专家不给你提出几个问题让你反复改是不可能的,有时候还要增加实验补充数据。

还好 John 手里有一份总结的伪期刊列表(这次网友们就不要再说科研动力胡扯诋毁他人了,这是Science杂志发表的一份山寨杂志列表,不是我说的),另外 Jeffrey Beall 也有一份类似的山寨杂志列表。然很多编辑可能看到这些研究就直接大骂一声就丢了,但是也还是有相当数量的杂志认为钱似乎比名誉更重要。

而且 John 也不在乎一稿多投了,他把的文章「Chocolate with high cocoa content as a weight-loss accelerator」同时投给了20个杂志。然后开始数着手指等待消息了。

不能不说有的杂志效率真是高,稿件投出去以后就有多个杂志在24小时内回复了。稿件我们接受了,并且可以发表。不用说这些杂志一点也没进行同行评审。经过深思熟虑,John 最终选择了 International Archives of Medicine 杂志。该杂志曾经由 BioMedCentral 出版,但是最近出版人变了。新的出版CEO是 Carlos Vasquez 立即给Johannes写信,您的稿件很优秀,研究成果很有创新性,我们杂志接受了,准备发表,不过您需交纳600欧元。

虽然该杂志的编辑声称 所有稿件都会经过一个严格的审查,但是的 John 稿件在交钱后2周就发表了。这次也该 International Archives of Medicine 杂志倒霉,摊上这么一位钓鱼的。虽然 International Archives of Medicine 最近删除了 John 的论文,在网站上声称

Weeks ago a manuscript that was being reviewed in the journal 「Chocolate with High Cocoa Content as a Weight-Loss Accelerator」 appeared as published by mistake. Indeed that manuscript was finally rejected, although it went online for some hours.

We are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We are taking measures to avoid this kind of mistakes happens again.

by mistake,呵呵,早干去了。编辑也气的不行,行!你有种!从今以后再也不发表你的文章。这也就像小孩子打架,被打的一方放言,你等着别走,我找人来削你。

运势

既然文章发表了,是时候该造势做成头条了。John 问了他的一个朋友,这位朋友告诉他,标题很重要,内容要生动,其他的管他三七二十一了。

因此 John 把论文改成了新闻稿,水平相当可以,完全满足一篇头条新闻的素材。而且 John 本身就是记者,深谙记者一行的道道。格式内容都准备的相当充分,其它记者只要复制粘贴一下就可以发表了,连改一下都省了。而且 John 把实验的主要点进行了总结,又刻意避免提及有疑问的地方。目的就是为了一个,这就是一个爆炸性的研究,不抢就失去了头条。另外 Onneken 和 Löbl 制作了一个宣传短片,委托一名说唱艺人以歌曲的方式展示巧克力可以减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就等着大鱼上钩了。

第一上钩的是德国最大日报 Bild,它以头版头条的方式报道了这个研究,之后这个研究在网络上如淘淘江水一发而不可收,Daily Star, Irish Examiner, Cosmopolitan, Times of India, GermanIndian 等20多个国家的网站进行了转载,甚至television news in Texas 以及 Australian morning talk show 电台也进行了报道。有的网站还把Onneken 和 Löbl 制作了一个宣传短片进行了修改,成了一位诱惑美女。

可悲的是记者们在转载这个文章时并没有进行审视,也很少有记者就研究本身联系 John 本人。

不过最终记者还联系了 John,但他们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为什么你认为巧克力可以减肥?你对读者还有什么其他的建议吗?」几乎没人问研究的样本量是多少,也没有人关心那个数字。有的人比较认真,只是检查了一下句子的准确性和 John 的姓名拼写。

现在这些媒体有点悲催了,没想到自己的头条新闻成了伪科学,有点自己打自己脸的感觉。但是也有漏网的,Men’s Health的一位美女记者通过邮件联系过 John,问的问题也不着边。不过好在他们打算在9月份才发表,躲过一劫。但是就是不知道他们智商是不是有问题,到了9月份还会不会再发表。

警示

现在的砖家太多,拿着钱不干人事。诸如吃盐有益吃盐有害蛋白质有益蛋白质有害脂肪有益脂肪有害这类问题像小孩的脸一样,一天三变。Nutrition Science Initiative创办者之一 Peter Attia 就说:「现在的很多研究即使有大量资金支持,最后的结果也令人困惑。花费了10亿美金,连一个低脂饮食好与坏都证明不了。」例如,最大的女性网站之一Women’s Health Initiative 对于女性饮食和健康就没有一个明确观点。

希望这事对科研人员和期刊以及大众都是一个警示吧。作为研究人员,不能为了发表文章而进行研究,对研究结果刻意修改,以达到阳性结果。期刊也应当重视提高自身质量,不能为了钱而发表文章。但是现在的野鸡期刊太多了,重灾区是印度,印度简直是野鸡期刊的大本营。中国的追赶力度也不错,但是这现象并不好啊。因此作者在投稿时一定要睁大眼睛,不能为了一时的发表而把自己葬送进去了。

作为读者,应当有分辨能力,不能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比如头两年的谣言滴血食物传播艾滋病和网曝的中国平民体内发现美国转基因的SCoAL基因事件,本身就漏洞百出,可是还有很多人相信并传播。

不过还好,还有清楚的网友,关于这事儿bodybuilding forum网站有网友就问为何志愿者的卡里路里没有测量?Focus的一位读者说「作者的网站注册 于3月初,大量的博客和杂志传播了这项研究,不知道幕后推手是谁」。

本文编译于 John Bohannon 的博文 I Fooled Millions Into Thinking Chocolate Helps Weight Loss. Here's How.

weinxin
公众号
科研动力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科研动力网友 9

      我是被图片吸引进来的

      • avatar doke 1

        我是被图片吸引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