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学论文中外文字母编排需要注意的问题

科技书刊中外文字母的编排已在国内许多书刊编辑规范中有所规定。目前,国内科技书刊也基本上遵循着这些编排规则。药学作为一门综合性应用学科,内容涉及化学、生物学、医学和数学等多门学科,因此药学论文中外文字母的编排较为复杂也尤为重要。

然而,目前药学论文中部分外文字母的编排缺乏统一、明确的规定,导致编辑在编排外文字母时,主观性比较强,因此,一些外文字母在不同的药学书刊上编排混乱,甚至在同一书刊中的编排都不统一。在这些编排错误中,大小写、正斜体不分的情况比较普遍。笔者在药学论文编辑实践的基础上,针对尚无明确规定的外文字母编排所存在的问题,参考国内外相关文献,归纳总结了这些编排容易出错或混淆的外文字母编排规则,并对值得推敲的外文字母编排提出自己的观点,与同行商榷;对已有明确的字母编排规范不再赘述。

易出错或混淆的外文字母编排

化学符号

1. 糖类、氨基酸类化合物

化合物 D-/L- 构型标记法是将甘油醛的 Fischer 投影结构作为标准物质,用以推导其他手性化合物构型的方法。由于该命名方法产生时甘油醛的绝对构型未,于是人为地设定在 Fische r投影式中醛基 (-CHO) 画在碳原子的上方,羟甲基 (-CH2OH) 画在碳原子的下方,以及羟基 (-OH) 画在碳原子的右边的构型为甘油醛的 D 构型,而它的镜像对映体为 L 构型。D-/L- 与实际旋光性无关。根据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 (IUPAC) 的规定,D 和 L 均用大写正体。

此外,我国也有书刊中明确规定:在氨基酸、肽类、糖类、环多元醇及其衍生物的立体化学命名中,按 Fischer 投影表示分子构型时,D 和 L 用正体编排。综观国外药学书刊,绝大多数按照此要求;但是,国内许多药学书刊中,可能是将 Fischer 投影的 D-/L- 分子构型与化合物分子构型、构象、旋光性 (R-/S-, a-/β-, d-/l-) 等同对待的缘故,错误地用斜体表示 D-/L-。

2. 氢的同位素符号

化学元素氢的同位素有氘 (D) 和氚 (T),但根据 Boughton 命名系统,也有少数情况用小写字母 dt 来替代,需用斜体编排。

例如,在磁共振数据中经常出现的溶剂 DMSO-d6(氘代二甲亚砜),应为小写斜体,但该字母常被误排为正体。

生命科学符号

1. 物种名称

动植物、微生物的学名一般按照瑞典分类学家林奈德「双名法」(属名+种名+定名人)编排,定名人和物种分类学中科及科以上的拉丁学名用正体,属及属以下的拉丁学名用斜体。其中,属及属以上学名的首字母大写,种名等全部小写。

例如,Escherichia coli(大肠杆菌),其缩写应为 E. coli,不能写作 E. Coli。而病毒名称的编排与动植物、微生物名称稍有不同。按照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的最新规定,病毒名的属及属以上的名称都用斜体且首字母大写,种名用斜体且第 1 个词的首字母大写。如,烟草花叶病毒的种名为 Tobacco mosaic  virus。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病毒书写规则仅在指代正式种名时使用斜体,一般性叙述不必使用斜体。

2. 细胞名称

细胞的命名无严格统一规定,大多采用有一定意义缩写字或代号,以正体表示,而大小写须视具体来源而定。有的细胞名称来源于英文全称的缩写,应用大写表述,如 CHO(Chinese Hamster Ovary,中国仓鼠卵巢细胞);有的名称来源于供体患者姓名的,如宫颈癌细胞 HeLa 来源于美国妇女 Henrietta Lacks。当时为了让 Lacks 保持匿名,此细胞株原宣称是依「Helen Lane」命名,HeLa 就是「Helen Lane」的缩写,不能写作「Hela」或「hela」。

3. 基因和蛋白名称

基因和蛋白质的命名及符号在不同物种间没有统一的规则。一般而言,人类、大鼠、小鼠基因的全名不用斜体,基因符号与其对应蛋白质符号相同,只存在大小写与正斜体的差异。根据《TIC 遗传命名指南》的规定,笔者归纳了药学类论文中常见物种基因与蛋白质符号大小写、正斜体的编排规则。

TIG 遗传命名对基因及蛋白质符号大小写与正斜体的要求与示例

物种基因等位基因蛋白质表形
要求示例要求示例要求示例要求示例
细菌3 个斜体小写字母,基因座用斜体大小写母作为后缀lac, uvrA基因符号后加特定数字lacY1正体,首字母大写UvrA正体,首字母大写His
酵母3 个斜体小写字母和数字arg1基因符号后加连字符和特定符号ade6-M26正体,首字母大写Arg1小写正体arg
大鼠斜体,首字母大写Tyrp基因符号右上角加小写上标ESIb大写正体TYRP大写正体PERC
小鼠斜体字母和数字,首字母大写Esl基因符号右上角加小写上标Eslb大写正体ES1大写正体,原胡上标与大写正体ES1B
人类斜体大写字母与数字KRT1基因符号后以星号间隔等位基因符号HBB*S大写正体KPT1正体,以空格间隔等位基因符号HBB SC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常见蛋白质名称后带有 α, β, γ 等希腊字母。这些字母表示的是蛋白质亚型,而非构型,因此不能用斜体编排,而应使用正体。如,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

4. 生物工程用酶名称

聚合酶与限制性内切酶的命名都是根据其来源微生物的名称有关。聚合酶第1个字母是其来源生物属名的首字母,第2、3个字母是其种名的前两个字母,因此3个字母均应用斜体,且首字母要大写。如 Taq 酶,Pfu酶等。限制性内切酶的前3个字母也分别来自来酶源微生物的属名与种名,因此前3个字母均应用斜体,首字母要大写。第4个字母为变种或品系的第1个字母,应用正体编排。字母后的罗马数字表示发现和分离的前后顺序,用大写正体编排。例如,Hind Ⅲ 不能写作 Hind Ⅲ 或 Hind Ⅲ。

常见缩略语

药学类论文中,有很多公知公认、约定俗成的缩略语。这些缩略语中,来源于拉丁文的缩写需要用斜体表述,比如 po(口服给药),来源于拉丁文 per os。同样的还有拉丁字及缩写如 in vivo、in vitro、et al、in situ、bid、vs 等均要用斜体编排。而其他给药方式的缩写,如:iv(静脉注射),im(肌内注射),ip(腹腔注射),ig(灌胃),sc(皮下注射),icv(脑室内注射),ia(动脉注射)等,由于均来自英文缩写,因此为正体,在编辑时不能想当然地一概用斜体编排。

统计学符号与代号

根据国内多数书刊的《投稿须知》要求,统计学符号均用斜体表示,如 t 检验,x2(卡方)检验,相关系数 r 等。但是并非所有涉及统计学的代号都用斜体。比如在 x2(卡方)检验中。各因子的代号 A,B,C,…是用正体,水平l,2,3,…标在各因子后面,以下标表述。如,表示因子 A 取水平 1,因子 B 取水平 2,因子 C 取水平 3 应该用 ABC3 表示,不能写成 A1 B2 C3。

值得商榷的外文字母编排

中药材名称

中药材是原植物、动物或矿物的药用部分经采集、加工后的成品。中药材拉丁名在原有物种拉丁学名的基础上增加了「药用部位」或「性状特征」。不少药学类期刊在编排时,将中药材拉丁名与其来源物种的拉丁学名等同,用斜体编排。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中药材拉丁名所有单词的字母均用大写正体,如 FRUCTUS LYCII(枸杞子)。但是,也有编辑同行提出,应保留原拉丁文字斜体,「药用部位」或「性状特征」的文字用正体,如 Radix Gentianae(龙胆)。笔者查阅了国内外药学权威期刊,多数期刊的编排形式为:以正体表示中药材拉丁名,「药用部位」、属名、「性状特征」的词首字母为大写,其余为小写。如,中药材 Fructas Gardeaiae(栀子)。笔者认为这种编排方式比较通行,更利于国际交流。

中药成方及单味制剂名称

药学期刊中,中药成方及单味制剂的英文表述和编排更是五花八门。《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成方制剂及单味制剂均用汉语拼音表示,如通心络胶囊(Tongxinluo Jiaonang)。但对于国际学术交流而言,用拼音表示的剂型难以被国际同行所理解,所以目前药学论文中中药成方及单味制剂通用的写法为「专名拼音+剂型英文通名」的混合表述形式,一般用正体编排,如,清肝活血方(Qinggan Huoxue Recipe)、四逆汤(Sini Decoction)等。但《英文图书写作编辑基本体例》规定:中国特色的事物要用斜体;而且,英文中习惯将外来语区别起见用斜体字母编排。因此,笔者认为上述编排形式中汉语拼音部分用斜体表述更为清楚,如,清肝活血方(Qinggan Huoxue Recipe)、四逆汤(Sini Decoction)。

以外文缩写表示的物理量

随着药学学科的发展,现有的量符号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学术论文表达的需要,因此用缩写字母组合作为「量符号」已被药学界接受并广泛使用,如RH(相对湿度,relative humidity)、EE(包封率,entrapped efficiency)、AUG(曲线下面积,area under curvee)和 CL(清除率,clearance)等。目前,国内外药学书刊中这类缩写字母的正斜体编排非常混乱。这些表示量的缩写字母组合常被等同于「量符号」而使用斜体编排。而多个字母的斜体编排又容易造成是多个量相乘的误解。虽然这些英文缩写中有些可以仿照现有规范的量符号表示,限定词作为下标,例如,将「临界高温(CHT)」用 Tc,h 表示。但笔者认为,既然这些缩写字母组合已被学者广泛接受和使用,所以从学术交流的角度出发,应保留其形式,即表示「量符号」的缩写字母用正体表示,以表明他们是英文名称的缩写。

建议

科技论文中外文字母统一、规范的编排是学术交流与期刊国际化的基本条件。由于国内对于药学论文中部分外文字母缺乏统一的编排规范,编辑在编排中不重视外文字母的编排格式,或者在不确定如何编排时,仅通过查看其他药学书刊的格式,照搬照抄,导致字母编排错误,以讹传讹。因此,要消除这类错误,除了呼吁编辑出版部门及专业标准制定机构(例如,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等)尽快完善相应编排规范外,还需要药学编辑在实际工作中,不断充实自身学识,熟悉相关命名原则和规范化方面的要求,尽可能消除编排过程中的不规范之处,提高期刊的整体学术质量。

作者:顾凯等. 药学论文中外文字母编排需要注意的问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