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我们应该适应移民

  • A+
所属分类:期刊

叙利亚3岁男孩艾兰·库尔迪 (Aylan Kurdi) 因为家人偷渡到希腊而在地中海丧生震惊世界,作为医学最著名的综合期刊之一,柳叶刀也在最新的一期发表社论,称我们应该适应移民。

柳叶刀:我们应该适应移民

成千上万的难民偷渡到欧洲,但是却被大多数国家拒之门外,尽管寻求避护的诉求是迫切和令人心碎,但是历史上却有令人不安的声音。1938 年,一位德国的犹太医生 Hertha  Nathorff 写道:「我数时间生活,希望我们能离开这个人间地狱…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的愿望:尽快逃离这个国家。而德国这个国家也不毫不犹豫的公开承认这一点,希望我们能尽快滚出德国」。1938 – 1939 年间,世界上的多数国家,包括美洲,欧洲,拉丁美洲,他们并不情愿接收犹太难民-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最后导致了可怕的后果,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纳粹屠杀。1938 年 7 月,在法国伊云召开了一次国际会议,旨在解决欧洲的移民危机。此次会议由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牵头。但是各国几乎都不愿意欢迎危机中的移民和弱势家庭。

直到今天,高水平的政治讨论和不愿意帮助那些需要的绝望的人们需要反省那个可耻的伊云会议。生存不是简单的数字,虽然现在心境和政策正在迅速改变,但是欧洲的许多领导人已抛弃基本的人性,如戴维·卡梅伦。全世界现在有 1.9 亿的难民,51%以下的是不满 18 岁的孩子。截止到 2014 年,叙利亚已取代了阿富汗成为世界最大的难民来源。土尔其接受了 1900 万的叙利亚难民,黎巴嫩接收了 1200 万的难民。还有一部分难民到了中东邻国,2015 年的前 9 个月,30 多万的难越过地中海线,20 万的难民到了希腊,其中数千人下落不明,推测可能已死亡。

奇怪的是,迄今为止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健康,医疗机构的呼声令人失望的虚弱或者根本不存在。在撰写本文的时候,美国国家科学院,世界医学学会,英国皇家儿科和儿童健康学院,英国皇家学会以及英国医学科学院对难民健康问题始终保持沉默,但是卫生专业人士在此问题上有一个道德义务进行呼吁发言。我们应该通过健康看到这场危机,更多的关注难民的健康和福利。世界卫生组织应对危机的回应是以人性的基本原则为基础,已呼吁卫生专业人员作出贡献,不管难民的种族和背景,都要作出适当的反应,为其提供足够的关怀和保护。承认难民不是一个同质的群体,健康将遭遇的问题会从儿童到孕妇健康等不同情况,多是非传染性疾病,如过度紧张和心理健康,以及急诊需求。世卫的反应的情感和呼吁务实的行动一样。同时联合车儿童基金会衷心的恳求,加强保护儿童的责任。但是现在专业机构有责任领导卫生团体更有力和更多的反应。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于 1989 年采纳和全球生效之后,儿童健康和我们人类责任已被正式化 。柳叶刀关于儿童虐待的系列文章重申了该公约,并强调了 6 项规定,如「特殊保护措施,如对难民的孩子,对少年刑事司法制度中的青少年,以及对那些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然而保护、参与和供应的必需权利仍未获得支持。欧洲未能保护这些难民的孩子,我们不允许他们参与教育和社会福利。每个孩子生存的权利这个最基本的原则是都没有。

这是今天的危机。移民不会消失。这是塑造 21 世纪全球社会的最大力量,移民和气候的变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柳叶刀委员会就健康和气候变化上的于 2015 年 6 月一期发表的观点,探讨了气候相关的迁移,如由于自然和人为灾害引起的环境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不安全的饮水,食物和移民的庇护。冲突是一个主要因素,正如作者指出的那样,是「破坏了人口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导致了更多的人口迁移,这种迁移可能超过了环境稳定的范围」。当人作从一个贫穷的国家移民到另个一个国家时,已经薄弱的资源就捉补票见肘。城市需要加强和扩大,以适应更多在移民潮,农村基础设施需要大大的提高。战争,环境和气候变化都影响了人们的迁徙和流动。政治家们无法改变这一事实。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游离失所的人们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水平。这是我们当前和未来的现实,我们需要接收这种现实并着手解决其引起的后果。

Adapting to migration as a planetary force. The Lancet. Volume 386, No. 9998, p1013, 12 September 2015

weinxin
公众号
科研动力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